叶子

看到有人说动画片中阿走的人设与影山飞雄相似的,我倒只是在刚开始看排球少年的时候有过一点相似感,现在排球漫画和强风动画一起看,反倒分得很开了。

动画中的阿走确实比小说中脾气更直更爆些,但和影山那种又不相同。影山属于毫无心机的直来直去,阿走则是基于实际情况的实话实说,是思考后的有话直说。因而影山虽然打球时非常帅气,日常往往就露了馅,小孩子心性十足。而阿走已明显不再是影山的那个阶段,他已有了成长本身附带的烦恼,有叛逆有迷茫,有坚持有困惑。他在用心寻找答案。

看完了《强风吹拂》小说,感觉动画和小说的重点不太一样。小说前期偏重于备战箱根驿传的过程,对取得参赛资格几乎可说是一笔带过。动画则至今仍有一半人尚未达到成绩标准,更偏重于描绘青竹众人在从零开始的跑步过程中对自身以及参加箱根驿传这件事的各种碰撞和思考,放大了起步阶段的困难,感觉更加真实。

虽然小说在开头部分就说明了长跑是最没有门槛的运动项目,但新一集动画则让我再次感觉到“门槛”的存在。也许长跑确实就是靠日积月累的练习就能看到成绩的运动,但要靠意志坚持下去的行为本身就已不是简单的日常行为。对于体能和运动神经都在宅人范畴的王子来说,他最后的成绩恐怕也正是同类人能够达到的顶点吧(我连坚持跑完都做不到)。

阿走的困惑已不属于普通跑者的层面,灰二强调的“强大”也并不止于对跑步的认识。小说中的阿走始终在奔跑中审视自己,动画中的阿走则在放慢脚步后看到了同伴们的努力和坚持。

一起去箱根,是灰二的梦想,但让梦想成为现实的,是青竹所有人的努力和坚持。

奔跑的阿走真是美丽!

啊,这集的《强风吹拂》好燃!王子终于不再是“僵尸跑”了!

感觉日漫真是很会发掘人物的温柔本性,连阿走这样率直不会拐弯的都让人感觉到了内心的温柔,真好!

灰二没事就好,他真是个温柔细致的大家长式的人物,偏偏又极坚定,真是让人爱不释手。

这一集算是挖掘了阿走和王子的共性吧,看着愿意停下脚步为王子加油的阿走真是满心欣慰,而两人一起看漫画的默契感又让人忍俊不禁。

每个人的身体里其实都藏着亟待发掘的潜能,外力只是打开的门,真正让潜能变成正能量的仍然是我们自己。

加油,宽政大学田径队!

准备看小说了~

嗯,影山和日向真的是对能产生化学作用的搭档。影山作为二传手来说,追求的是攻击的极限——以更快更高更准的传球让攻击避开对方的拦网。这在无人能跟上他的节奏时诚然就变成了“独裁的王者“,遭到队友们的抵制、被人质疑作为二传手的能力。但他的能量并不止于像其他优秀的二传手一样传出好球,而是能引导出攻击潜能的力量。

于是在正好的时候他和日向相遇了,日向的不服输、想要跳得更高更快地把球打向对方场地的执着,都正好对应了影山心底对极限的追求。他们是一加一远大于二的组合,是相互激励着不断创造奇迹的搭档。

没有日向的影山也许最终也只是与及川并肩的二传手,没有影山的日向更难以让自己突破身高的限制,在高手如云的包围中脱颖而出。技术和经验可以靠时间与积累不断强化,天才的想象力与执行力却只有天才才能够达成。

他们尚未成熟,他们还有向上的空间。不被人看好的日向却正是影山的催化剂。他们在崇尚力量与身高的赛场上必然能靠自己的特色闯出一片天地。

加油,影山和日向!

开始理解灰二想要参与的比赛了——团队赛。

因为是分段接力赛,十个人的团队必然不可能个个都是有天赋的专业运动员,所以仍是属于大众参与性质的比赛。那么,当他们都开始享受跑步的乐趣、享受比赛的氛围时,已然达成了最初的目的,而参与本身所带给他们的收获肯定不仅仅只是追求速度的比赛。

阿走并没错,灰二也没错。只不过是两种追求有了一个交汇的出口而已。

王子要加油了!


因为《强风吹拂》,开始补《排球少年》,看得非常欢乐,人物无论从人设绘画的角度还是性格刻画的角度来说都很有特色,比《强风吹拂》更多了点热血飞扬的感觉。

因为热爱而聚在一起的少年,有着各自的优点和缺点、梦想与追求。同伴、团队是他们争取胜利的坚实依靠。

很喜欢这种合作间的碰撞与收获,每个人站在不同的起点,共同追求相同的目标。胜利是最好的褒奖,失败也不会轻言放弃。他们的青春,在高中学园里、在赛场上尽情绽放。

一向偏爱少年漫,总觉得日本孩子的高中生活充满了青春、汗水和热情,是真正留下青春记忆的殿堂。不过同时,我也看过关于日本学生升学压力的报道,因此又觉得那些都只是漫画的选材,是经过艺术加工的描绘。直到看到今年甲子园的决赛报道,才发现《H2》里的故事竟然在现实里也有写照!

也许大部分日本孩子也仍是与我们无差地学习、补习和考试,但真正让高中体育比赛成为热点的体制才能培育出这样的投入氛围。因为限定,因为唯一,各种比赛的终极赛场才会成为每个参与的人心中终极的殿堂,成为终极的青春记忆。

这里没有英雄迟暮的悲凉,只有到时散场的眷恋。离开不代表结束,胜败都是最美的青春记忆。他们的青春,无悔。

忍不住说几句《强风吹拂》。

这部十月番因为特别的人设及长跑的主题把我勾引了进去,据说由小说改编,情节发展相当紧凑。

然而看到现在我依然和阿走一样,对灰二的组队目标是抱有质疑的。竞技体育不同于通常的热爱运动,是需要相当的天赋及长期刻苦的训练才能踏上竞技舞台的。且不说灰二的赶鸭子上架式组队方式就很勉强,留给他们的训练时间更是只有短短的半年(应该不到一年吧)。如果仅仅只是志在参与的比赛,当然可以说享受比赛享受运动的痛与快乐,但对一项专业性质的比赛来说,这样的想法就多少有些轻视竞技运动本身了。

灰二可以乐观积极地鼓励大家追求目标,但若以这样一支队伍最终能获得参赛资格我都觉得过于梦幻,如若还取得好成绩的话,就真是让那些有天赋并且坚持刻苦训练的运动员们情何以堪了。

不过小说的评价很高,想必不至于让人觉得过于YY,姑且看下去再说。

另:灰二真是很特别很有魅力,即使自己因伤离开了赛道,也依然怀抱梦想努力追求。他是自带光芒的人,没有什么困难能够阻挡住他前进的脚步。正是因为有他,才有了宽政大学田径队。

再就是,王子太让人捉急了,不大能够想象他由“僵尸”转为“运动员”的一天。看他跑步真是承包了所有的笑点。

难得看到一部每个人物都极有个人特色的动画片,想起千人一面仅靠发色区分人物的某些制作,真是感慨。

重温《夏目友人帐》,依然的淡淡的感动和会心的微笑。不太记得当年初看时的心情了,只记得夏目的温柔,猫先生隐藏在喧闹下的不动声色,以及各种各样奇怪的妖怪,傻萌而温柔。

自然是有恶妖的,但就像夏目从不向人抱怨的过去一样,都在时光的模糊下淡成了缥缈的雾影。

重看最感慨的还是夏目的曾经和曾经里的那些人们。其实他们确实如夏目自己所说都是好人。只不过他们都是普通人,也就无法对陌生的孩子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耐心倾听、尽力理解。

每个人都会对他人抱有各种期待,却没有多少人会在对他人有要求的同时先规范自己的行为。

夏目有幸遇到藤原夫妇,但若他不是一直都在尽力做个好孩子,恐怕也无法得到藤原夫妇的坚持收养。是他的善得到了最终的果。

而藤原夫妇坚持相信自己的判断,不为流言所左右,实事求是的处事态度,也使他们不像普通人那样先入为主,才能最终让夏目不再拒绝与人接近,不再害怕打开心扉。

很心疼小小的、孤独的夏目,更感慨他在经年累月的寂寞和误解下仍然保持的心灵纯净。这才是这部动漫真正让人感动的地方啊!


IG拿了S8冠军,连英雄都没搞清楚的人居然也看得很嗨,实质就是看热闹罢了~

其实很有点好奇的是,thesky总是那么莽,那么独,竟然没有影响团队的战斗结果,这和通常感觉里的配合真是有点搭不上边。

看他们打G2时就觉得他们是蛮横地用个人技术在碾压,原以为碰到更有战术感的FNC会碰壁,结果竟然还是能抓住机会继续碾压。看来年轻、技术和反应始终都是电竞的第一要素啊!对比之下,全职里的人物、战队都太成熟了,真实的他们真的就是一群小孩子啊!


无论是人的世界还是神的世界,都需要一条真正的境界线

安达渡嘉的画风有种孩子般不谙世事的单纯感,人物透过眼睛传达出的也是孩子般的专注和好奇。小孩子不懂规则,小孩子只在意自己的需求,小孩子不懂生命的意义,小孩子的残忍总是点缀在无知和无辜的表情下,让人无法加以苛责。

于是《野良神》里的神明与神器都是一群这样的孩子。从人类的愿望中诞生的神明没有善恶的标准、正邪的界限,由人类灵魂转化的神器肩负着指引神明的重任,却同样没有道义圭臬和行为尺度,有的仅仅只是他作为人类时所拥有的最初始的善恶标准。这就难怪所有人(神)都是一笔糊涂账地对付着自己身上出现的问题,甚至连天道都是极为儿戏的一场赌博,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没有标准的判断不可能有公平的结果,而人类的本性更是在小孩子身上展露无遗。以“我”为中心的标准必然带着偏颇和狭隘,每一个不同的“我”也必然引致无数不同的结果。所以才需要最终的准则和规矩——所有人都不能跨越的境界之线。

我觉得安达本身就和《野良神》里的人物一样,迷茫于判断的标准和尺度。他不断让人物反省忏悔,却始终找不到约束所有规则的境界线,随着情节的深入展开,人物的行止更加混乱。什么是真正的“道”,什么是必须遵循的规则,如果始终都无法领悟的话,这部漫画也就达不到思考的最终高度。